ala酷

ala酷宇宙第一酷

七年未知

【这是记录洋灵的一首歌,我丢了所有要说的废话,只留最想说的部分,如果这首歌能引起你们的共鸣, 那么这个故事便属于你。🍻】 

七年未知对我来说是对于洋灵更戏剧化的一种理解。其实他们的日常很琐碎,和我们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冲突和不甘。但平静的生活之下总有暗流涌动,暧昧和动心,退步与意难平总是如影随行。在我的世界观下他们就像歌里一样有过不舍有过沉迷。这是一场我心里的隐藏在琐碎影像下的传奇,好像风暴总会结束,但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七年未知》 

填词:@没有爱豆只有哥哥 

原曲:《春秋》 

演唱:@光尔乙未 

视频:@预谋下海 

网易云封面:@咸度有限

网易云http://t.cn/ELdOMCH

b站http://t.cn/EL3Slqk

恋爱中的犀牛

  李英超习惯了每周周五的晚自习给李振洋写一张明信片。在埋头三个小时认真处理完作业以后,他会状作无事般拿出一张卡片然后压在课本下开始了这周对李振洋的攻势。上一周他给李振洋寄的明信片里写的是独家记忆的歌词,李振洋周三的电话里在他半梦半醒间给他唱了一小段。李振洋的温柔总是很莫名其妙,却又让李英超觉得自己被很妥帖地放在心上。

  这周他写的是《恋爱中的犀牛》的台词,无论是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还是阳光下的白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李英超觉得,对他来说都是李振洋。

  李英超第一次遇见李振洋的时候是初一的暑假,他坐在单杠上晾着两条腿眯着眼睛晒太阳的时候,一个相对他来说成熟很多的声音在他面前对他说:“弟弟,阿姨让我带你回家。”

  李英超知道今天父母会请朋友来家里吃饭,也知道会有人来找他回去,但当李英超睁眼看到李振洋的时候还是心里一惊。面前的人身材高挑眉眼冷峻,然而却是带着笑的。“我是李振洋,我可以叫你弟弟吗?”

“你明明已经叫了。”李英超不情不愿地从单杠上跳下来,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李振洋笑了一下,慢慢在后面跟着他走,李英超觉得后面那个人连脚步声都有点扰乱他的心情,但突然出现的这个人,其实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不开心。

李振洋在隔壁城市医学院念大二,性格让李英超想起儿童医院里给自己看牙齿的医生。李振洋会帮他拧开可乐瓶盖,会低下头听他说话,过马路时会很小心地揽着他的肩膀。那天李振洋离开前李英超很别扭地叫他哥哥,又问能不能经常去找他。李振洋笑着摸了摸这个还不到自己肩头的小孩的头笑着答应他了。那个夏天李英超总会骑着车子去李振洋家作客,然后窝在李振洋的房间里喝冰可乐看书,像猫一样趴在李振洋膝上陪他看电影。有时候李英超迷蒙间睡过去的时候会听到李振洋叫他宝宝。

  叫宝宝也没什么,李英超想。平时他很少有机会和年长的人相处,所以格外喜欢被人珍惜的感觉。李振洋会在天黑以后送他回家,他踩着李振洋的影子走,时不时会被李振洋揽住肩。“不要让我看不见你。”李振洋比他高太多了,即使李振洋就在他身边走,帮他推着自行车,李英超仍然觉得那是个很遥远的人。

  李振洋假期结束的比他要早,离开前一晚李振洋送他回家的时候在他手上写好电话号码。李英超纠结了一周后第一次打电话给李振洋,当李振洋的声音穿过电波的时候,他说:“李振洋,我很想你。”

  他给李振洋打电话有的时候会听到李振洋那边有人笑的声音,然后听到李振洋在那边笑着说:“是我家小孩。”每次这样,那边笑的声音往往就会更大了。但李振洋不会管,只会跟他说:“嗯,你刚才说什么?”

  李英超不会过分占用李振洋的时间,他知道成年人的世界里需要做许多他这个年纪不懂的事情,但李振洋和他相处时的时间他总是很开心。他有些不太像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他漂亮又有点别扭,李振洋对他的这些小小的缺点照单全收,然后像一个合格的哥哥对他认真用心。

  李英超中考结束时李振洋还没放假,但李振洋说可以带他在学校里玩。李振洋带他在食堂吃饭,有时候会遇到李振洋的朋友。李振洋的朋友们总是用打量的眼神看着他,这时候李振洋会露出他没见过的一面。李振洋的语调变得随性,拿手挡着他的脸说“好了,别看我家小孩了,他怕人。”等人走了,李英超拿眼睛瞪着李振洋说:“我才不怕人!”然后狠狠地咽下一口饭。“好,你不怕。”李振洋说完帮他开了瓶水。“慢点吃。”

  李振洋带他上课,偏偏那天又有一节解剖课。进教室前李振洋再三确认,“弟弟,你不会怕吧。”李英超这时好奇还来不及,推着李振洋进教室。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但等开始放实验视频的时候李英超还是有点不适应。李英超的手心有点微微出汗,但还在强撑着。突然李振洋停下做笔记的手挡在李英超眼前,“宝宝别怕。”李振洋很少这么叫他,但这个时候却让他过分安心。教室为了放幻灯片拉上窗帘关着灯,李英超觉得似乎教室里也有消毒水的味道。他轻轻拿下李振洋的手握在掌心,把脸埋在桌子上。他感觉自己的耳朵里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其他什么也听不到,可这时候他还能感觉在李振洋的手指在摩挲着安慰他。

  李英超觉得自己似乎在拥抱着世界末日,一遍一遍的惊雷在他耳边响过。在人生第一次面临恐惧的时候李振洋用最温柔的样子接住了他。一直以来的依赖这时候上升到了顶点,满溢成了喜欢。李英超觉得心里温软,几乎要立刻哭出来了。

  他第一次面对汹涌而来的喜欢,几乎不知所措了。那个暑假他去学素描,去提前补习高中知识,把时间分成一个个小小的碎片让自己不去想李振洋。但那天下课时下雨,他走到门前时看到李振洋靠在车前举着伞等他。

  “阿姨说你没带伞,让我过来接你回家。”李振洋走向他,顺手拿过了他的书包。“学这么多东西,也真够累的。”李振洋没有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没来找自己,帮他系好安全带的时候才说了一句:“哥哥还挺想你的。”李英超听到这句就好像突然崩溃了一般说:“哥哥,怎么办啊。”李振洋熄了火,有点疑惑地看着他。李英超把头埋在手里,感觉李振洋的手很温柔地呼噜着他的头发。他鼓足勇气看着李振洋有些担心的眼睛说:“哥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李振洋以前不缺玩得好的女伴,也有过女朋友。但面对李英超的喜欢他说不惊讶是假的,但他是第一次见到李英超那么难过的脸。他的小孩太生动了,快乐时是真的快乐,撒娇时也是真的软乎乎像自己豢养的小猫咪。但他现在却几乎哭了,嘴角向下撇着整个人撑着一口气一样,眼睛湿漉漉的,像一个脆弱的小动物。这样的小孩真是太容易让人不忍心了。但他还那么小容易有一些不成熟的情感,无论答应还是拒绝,对他来说都太不负责任了。

  “我先带你去吃火锅,好不好?”李振洋平静了一会笑着对李英超说。李英超有点惊讶李振洋的决定,但没被彻底拒绝已经让他觉得是幸运的了。那是他们吃的最平静却也最暗流涌动的一顿饭,但李振洋还是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把他照顾得很好。在李英超家楼下,他在车上握着李英超的手心说:“宝宝,我们可以再等等,等你长大一点我们再说可以吗?你的喜欢很珍贵,你也是我最珍惜的小孩,等你到了你觉得可以的年纪,那我们再说在一起的事情好不好?”李英超低着头不说话。“你也可以不要躲我,想来找我的时候就来找我,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不要自己偷偷哭好吗?如果眼泪是流给我的话,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哭了。”李振洋给李英超一个完完整整的拥抱,像回报李英超完完整整的喜欢。

  “那你可不可以,等等我啊?”李英超埋在他肩头很小声却也很认真的问。

  “可以。”李振洋摸着他的头安抚着这个第一次承受这么重要感情的小朋友。

  “你是我日复一日的梦想。”李英超最后落笔,写下这句话后小心地收好。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张明信片。等李振洋收完这一张明信片,他就可以等李振洋回来了。

   李振洋说回来的日期是圣诞节之前,离李英超第一次和他告白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李英超还是在李振洋的眼睛下横冲直撞地长大着。李振洋不希望李英超因为喜欢他就不再是他自己,因此似乎加倍溺爱了李英超,他替李英超解开了镣铐却又亲手替自己系了上去。这一年多他的学术论文发表,项目结项,很多人在他的世界里来来往往,但每当他朋友跟他说起怎么还不谈恋爱时他就会笑着说:“我有人在等。”

   李振洋回来的时候等在李英超学校门口接他下晚自习,和在外面等待孩子的家长画风迥然不同但又有点相配。李英超飞扑过去挂在他身上,快乐地能感染周围的人。李英超的同学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是他哥哥。”

“学医的那个吗?”

“对。”

李英超抱着李振洋胳膊走了一会,小声说:“很快就不是哥哥了。”

  李振洋听到李英超说的,笑着替他把他的帽子戴好。

  “李振洋,你收到明信片了吗?”

“收到了。”

  “李振洋,我马上就要17了,我的高中生活已经过去一半了,你能让我拥有个早恋的机会吗?”

  到了没人的地方,李振洋把李英超的耳朵捂好,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宝宝你知不知道明信片在收发室里其实很难找,但我每天都会去找一次,想着说不定哪天你会多给我寄一张。你说你现在马上就要长大了但你在我这里还是小朋友,我有时候在想我要是稍微比现在小一点都可以更早的给你答复,都可以更轻松的和你在一起。能够看着你长大是我决定非常幸福的一件事,然后我想和你说的是,”李振洋把手松开,笑起来对他说了他觉得这一年里最重要的一句话。

  “你的梦想,他来拥抱你了。”

 

金鱼花火

他像我豢养的小小金鱼,隔着那一小层透明痴痴地望着我。我是他的世界,而他是我努力留住的花火。

李振洋努力学着戒烟的日子里,也会有偶尔想破戒的时刻。望京夜褪去燥热,他在房间的阳台上点起一支烟时如释重负,破戒对他而言不是犯罪,而更像一种解脱。他放空了自己,这时无论是偶像的身份亦或是晦暗难明的未来在此刻而言都不如这根偷得的烟来的重要与愉快。他是浮世偷欢的性格,喜欢这紧绷之后的一支烟的享乐。他像只猫一般餍足,眼角都带着分明的快乐。

灵超来找他的时候脚步轻快,李振洋隔着一扇薄薄的门早早分辨出是他。烟没抽完,但他还是把烟彻底掐掉了。灵超刚刚度过变声期,李振洋觉得他还是需要对他弟弟的嗓子负起责任来。灵超开他房间的门的样子像只骄傲的猫咪,大摇大摆进来的模样丝毫没意识到踏入了另一个人的私人领地。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振洋的领地其实早早已经分给他一半,所以自在如此他俩也早已习惯。

“李振洋,你是不是在做坏事?”灵超上上下下仔细检视着李振洋,望着他的眼神里盛满了肉眼可见的快乐。小脑袋蹭着往他怀里钻,鼻子贪恋地吸取着他身上的味道。李振洋平时自然是欢迎他如此,今天却双手板着灵超的脸,但又摩挲着他柔软的头发安抚着他的情绪。“弟弟,哥不是不让你和哥靠太近,哥哥今天抽烟了。”

“抽烟而已,你前两年不戒烟的时候你哪次抽烟我不在你旁边?你平时使唤我就差让我给你点烟了。现在知道在我面前做点样子了?”灵超少年的身条其实恍然间看着已经比从前长高了不少,但在李振洋身边却还是小小的一个,仰着脸看李振洋的时候,很难让李振洋不流露出温柔。

“今天来找我干嘛呀?缺钱了还是想拿我衣服穿?”李振洋回到自己床上拿起手机准备躺好,一副大爷模样看着自己养大的小孩,嘴上倒是狠的,但心里早被灵超依赖的目光熨得服服帖帖。

做英雄会上瘾,做造物主会上瘾,做贫民窟里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小孩子的多啦A梦也会上瘾。李振洋想着,最近他的工资两个人点外卖加餐完全足够,小孩要是想出去逛街等两个人没工作的时候也可以去。李振洋把灵超纳入了保护圈后,自然愿意去为他撑起天地,让他做一个可以暂时忘记烦恼只拥有一大满捧爱的小朋友。

灵超喜欢这样的李振洋,喜欢这个人眼角和嘴角都为他带着笑意的样子。灵超也就势躺下,躺在李振洋肚皮上,拨弄着李振洋的手指说,“今晚听说有雨,我想着你觉轻肯定睡不着,来陪你睡觉。”以前比赛时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灵超发现他的小怪癖,如今搬到新家却还时时念着,不知不觉间,李振洋的每个小习惯都在灵超悠长的青春期里留下了印记。

灵超在李振洋身上又躺了一会,然后仿佛充电完成一般蹦了起来,冲出李振洋的房间说“我去洗澡你快去我的房间把我的被子和枕头搬到你床上,给你三十秒!”灵超无法意识到自己对李振洋是否过分亲近与在意,他的世界里万事万物如今先是李振洋,然后再是其他人。自然在他的心里李振洋对他亦是如此。自从他与李振洋亲近以后,从未在李振洋这里碰到过钉子。李振洋这个人是温柔的,而对他的温柔灵超自觉是李振洋这前半生最认真的温柔。

洗完澡,灵超啪嗒着还有水的拖鞋穿着印满了兔子和牛奶的粉色睡衣一路冲到了李振洋房间里。灵超的脸被热气蒸的透红,头发被吹风机吹得半干乖顺地搭着,是任谁看了都赞叹一句漂亮得不真实的模样。他趴在李振洋早就整理好的床铺上大大地吸了一口。阳光和范思哲香水混着的被窝值得两个人相拥拥有一夜的好梦。

李振洋洗完澡回来时,灵超已经酣睡好久。开着空调的房间里灵超整个窝在被子里露出小小的一个脑瓜尖。灵超像他养大的洋娃娃,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横行恃靓行凶,夺得他从未向他人全部展露的体贴温柔与溺宠。李振洋把灵超捞回怀里,用被子把两个人罩得严严实实。松软的被窝和灵超在他颈边的呼吸让这个夜晚变得舒适而又缱绻。窗外果真开始下起了雨,但李振洋在灵超均匀的呼吸里很轻松地入了梦。

第二天清晨李振洋醒来时,很意外地没有起床气,甚至要比平时醒得更早。怀里有个温热又柔软的小东西的感觉着实很好,看着灵超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样子也让李振洋觉得早晨没有这么糟糕。灵超醒过来时还是有一点发蒙,却搂着李振洋的脖子撒娇般复述着自己的梦境。

“洋哥,我昨晚梦见自己变成一条金鱼了。”

“没事,我弟弟就算变成金鱼也会是全花鸟市场最漂亮的小金鱼。”

“如果我变成金鱼了,那你还能找到我吗?我在梦里隔着水和小鱼缸向外看,怎么也找不到你,我很害怕。”

“不用怕,你只要乖乖等着不乱跑,我一定会找到你再带你回家。把你养在最好看的小水族箱里,到哪里都带着你。”

“可是那样我只能是你的宠物啦,没有你养我我就会死掉的。我希望我还是能一直在你身边像现在这样能够找到你粘着你。只要我不放开你就不能放开我。”

李振洋准备下床洗漱,灵超却勾着他的脖子不放手。李振洋让灵超搂紧自己,下楼把灵超送到他自己的房间。放下来的时候李振洋摸了摸他的头说:“所以我的小金鱼,好好收拾一下,哥哥一会带你上班去啦。”

灵超很喜欢李振洋自称哥哥的时候,甚至没意识到李振洋又多给自己起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外号。不过灵超想了想,如果李振洋真的到哪里都带着自己,那变成金鱼变成猫咪又或者变成李振洋之前开玩笑说过的小猪,似乎都没有多么可怕。

李振洋是他面对这个世界的矛与盾。他在,这个世界无论变得多么无常,就还有一个怀抱向他敞开。

调色练习

让珍贵的的人生有失有得。